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每日禅语 >

志公禅师十二时辰颂

来源:未知|发布时间:2020-05-23|浏览次数:

平旦寅,狂机内有道人身。
  穷苦已经无量劫,不信常擎如意珍。
  若捉物,入迷津,但有纤毫即是尘。
  不着旧时无相貌,外求知识也非真。
  
  日出卯,用处不须生善巧。
  纵使神光照有无,起意便遭魔事扰。
  若施功,终不了,日夜被他人我拗。
  不用安排只么从,何曾心地起烦恼。
  
  食时辰,无明本是释迦身。
  坐卧不知原是道,只么忙忙受苦辛。
  认声色,觅疏亲,只是他家染污人。
  若拟将心求佛道,问取虚空始出尘。
  
  禺中巳,未了之人教不至。
  假饶通达祖师言,莫向心头安了义。
  只守玄,没文字,认着依前还不是。
  暂时自肯不追寻,旷劫不遭魔境使。
  
  日南午,四大身中无价宝。
  阳焰空花不肯抛,作意修行转辛苦。
  不曾迷,莫求悟,任尔朝阳几回暮。
  有相身中无相身,无明路上无生路。
  
  日昳未,心地何曾安了义。
  他家文字没亲疏,勿起功夫求的意。
  任纵横,绝忌讳,长在人间不居世。
  运用不离声色中,历劫何曾暂抛弃。
  
  晡时申,学道先须不厌贫。
  有相本来权积聚,无形何用要安真。
  作净洁,却劳神,莫认愚痴作近邻。
  言下不求无处所,暂时唤作出家人。
  
  日入酉,虚幻声音终不久。
  禅悦珍馐尚不餐,谁能更饮无明酒。
  没可抛,无物守,荡荡逍遥不曾有。
  纵尔多闻达古今,也是痴狂外边走。
  
  黄昏戍,狂子施工投暗室。
  假使心通无量时,历劫何曾异今日。
  拟商量,却啾唧,转使心头黑似漆。
  昼夜舒光照有无,痴人唤作波罗蜜。
  
  人定亥,勇猛精进成懈怠。
  不起纤毫修学心,无相光中常自在。
  超释迦,超祖代,心有微尘还窒阂。
  廓然无事顿清闲,他家自有通人爱。
  
  夜半子,心住无生即生死。
  生死何曾属有无,用时便用没文字。
  祖师言,外边事,识取起时还不是。
  作意搜求实没踪,生死魔来任相试。

  鸡鸣丑,一颗圆光明已久。
  内外接寻觅总无,境上施为浑大有。
  不见头,亦无手,世界坏时渠不朽。
  未了之人听一言,只这如今谁动口。

品析:这首“十二时辰颂”,载于《景德传灯录》,标明的作者是“宝志和尚”(即志公禅师)。要知道宝志和尚(418—514)是南北朝时期的高僧,圆寂于梁武帝天监十三年,活了九十七岁,那时达摩大师还没有到中国来。而这篇“十二时辰颂”的内容,全是唐末五代后的禅宗特色,南北朝时期是没有这种特色的。如“只守玄,没文字”,“不曾迷,莫求悟”,“超释迦,超祖代”等“超佛越祖”,“无迷无悟”的思想,都是在唐末“祖师禅”形成气候以来才形诸文字的。而且,这篇“十二时辰颂”的文体,也毫无南北朝时期的特点,而与唐末五代的禅文化相近。
  在梁代《高僧传》中,因宝志和尚曾示现种种神通,年寿又高,故被列在“神异”一类的高僧中,这就更使他显得“神异莫测”了。加之梁武帝曾问他:“弟子烦惑未除,何以治之?”他回答说:“十二”。梁武帝又问:“其旨如何?”他回答说:“在书字时节刻漏中”。因他有这个“十二”和“刻漏中”的答话,估计宋人编《景德传灯录》时,就把佚名的“十二时辰颂”放在他的名下。要知道,在梁武帝时期,中国佛教尚处于向印度佛教翻译、学习和消化的阶段,像这样“道地”的“祖师禅”思维方式,哪里可能会有如此成熟地表现呢?
  但话又说回来,同时代的傅大士(又名善慧大士)也有相同的风格,他有一首偈是:夜夜抱佛眠,朝朝还共起。起坐镇相随,语默同居止。纤毫不相离,如身影相似。欲识佛去处,只这语声是。
  又有偈:空手把锄头,步行骑水牛。人从桥上过,桥流水不流。

  还有偈:有物先天地,无形本寂寥。能为万象主,不逐四时凋。
  虽然如此,这篇“颂”的确写得极妙,而且开了禅宗内“十二时辰颂”的先河,并提倡修行者们在每天的这个“十二时辰中”念念不忘于修行,念念不忘于见道。因为有了这新颖独特的表达方式,后来以“十二时辰”作歌作颂的不少,形成了一股风气,甚至影响到道教的内丹修炼。
  明末高僧憨山德清禅师曾说“一动一静,一语一默。扬眉瞬目,或饮与啄,左之右之无时不察。察久念裂,划然自得,自得者自知,人莫之识。”联同上颂皆示平常安心的诀。对初参而言,观照力不足,不知从何下手做工夫,不如时时照顾目前举手投足,扬眉瞬目处,久之自然默契真诠,不由他悟。同时也可避免误入歧途异路之险。远离昏沉散乱,也就明白什么叫“金屑虽贵,在眼为碍”“无有一法当现前,方得名为观自在”。

2002-2028 江西省抚州市佛教协会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江西省抚州市玉茗大道535号翠园商住楼D栋201号,电话:0794-8730399
ICP备案/许可证编号:赣ICP备20009894号
技术支持:华严网络